返回

重生之鬼王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第1章 来自地狱的男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喂,醒醒,无耻男,少给我装死啊!”

审讯室内,杨青青扶起昏迷的青年,用力掐了掐他的人中,冰冷的声音,已然多了几分慌乱。

“杨队,不会出事吧,这货可是何副县长的儿子。上次你踢爆人蛋子的事,刘局还在气头上呢。”

“杨队,我看还是送医院吧。”

一旁的警员都知道这个二世祖的来头,不免有些担忧,毕竟抓人大伙都有份,真要出了事,谁也捞不到好果子吃。

“糟糕,这家伙不会真被摔死了吧?”杨青青柳眉紧蹙,凑在青年的鼻翼边,一探鼻息,已然没有半点热气。

躺在她怀里的青年叫秦羿,是副县长何茹君的儿子,十八岁的毛头小子,仗着父母之威,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泡吧、打架。

这不,晚上喝多了,为了个小太妹,在酒吧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被杨青青给逮了。

按照刘局的意思,关他一晚上,给这小子醒醒酒,长点教训,吓唬一下也就得了。

哪料这小子很不识趣,进了局子还敢装逼,张嘴闭嘴他妈是副县长耍威风不说,还狗胆包天,调戏杨青青,偷摸人家丰满的屁屁。

这不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死)吗?

杨青青可是刑警大队赫赫有名的碎蛋霸王花,脾气火爆、嫉恶如仇,那一身擒拿术,个壮汉都不放在眼里。

甭说秦羿是个满脑子流渣的官二代,就是天王老子,也得吃她一顿打。

于是,杨大队长直接一个势大力沉的过肩摔,把这不开眼的二货给砸了个七荤八素,两腿一蹬,见了阎王。

眼瞅着要出人命,杨青青也有些慌神了!

别说这货是副县长的儿子,就是个普通小混混,调戏两句,摸下屁屁,也罪不至死吧!

上次她踢爆嫖,客蛋子的事,刘局那还顶着雷呢,这再要打死人,吃牢饭且不说,至少这警察饭碗是保不住了。

杨青青妙目一转,要不试试人工呼吸?

但这可是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初吻,便宜了这个渣男,怎么想都觉的亏的慌。

“算了,救人要紧!就当他是我养的小狗狗罢了。再说了,人工呼吸又不是接吻,电视里接吻不都要吐舌头的嘛!”

努力说服了自己,杨青青心一横,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秦羿身上,红唇微张,香气徐徐度入到青年的嘴内。

兹兹!

审讯室的灯泡发出轻微的电流声,微微闪烁了一下。

“温香怡人,淡若兰花,像是女人的香味!”秦羿鼻翼微微颤动了一下,唇间隐约像是有一股梦幻般的气息。!

这种香味就像来自远古的呼唤,正在唤醒他沉睡的记忆。

“女人?我这是在哪?”

秦羿剑眉微蹙,悄悄睁开了眼睛,只露出一道眼缝,用余光不动声色的警惕打量着四周。

骑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位冷艳的女警,精致的鹅蛋脸白嫩细润,不施半点粉黛。虽然一身土气的警服,却依然掩饰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尤其是那双快要撑破衣扣圆鼓鼓的丰满,压在他的胸膛上,变化着各种形状,软的他心都快化了。

秦羿的目光悄然从四周紧张的警员身上滑过,斜撇在左侧的墙上挂着八个大字标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是警局?”

最终他困惑的视线定格在电子挂钟那猩红的数字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2008年,8月26日,1:43分!”

他心头猛惊,嘴唇蠕动着,模糊不清的喃喃重复了几句,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取而代之是无边的喜悦。

“苍可怜见,我终于回来了,不过却是回到了上一世2008年的那个仲夏!”秦羿用力的吮吸了一口夹杂着女警芬芳的空气,会心的笑了起来。

他想起来了,上一世18岁的那年夏天,他在酒吧打架,被带到了警局。因为耍酒疯摸了这位女警大人丰满的屁屁,被她摔晕了过去。

“你个没用的废物,可千万不能死啊。”杨青青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骂了一句加快了呼吸节奏,鼓胀胀的丰润起伏的更厉害了。

“居然敢嘲笑本尊是废物!”秦羿嘴角闪过一丝冷酷的笑意,他决定小小惩罚一下这位娇蛮的女警大人。

秦羿这一笑,正好被杨青青给捕捉到了。

“咦,这家伙醒了?”

还没来得及窃喜,她感觉到屁屁下传来一种的异样感觉。

可恶,这家伙居然硬了……

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秦羿的双手悄然攀上那被制服套裙紧紧包裹的丰臀,像八爪鱼一样缠住杨青青的蛮腰,哈哈大笑一声,霸道吻住了她香艳的红唇。

唇间蠕动的火热,清晰的告诉杨青青,初吻这回是真没了。

“臭混蛋竟敢装死,趁机吃我豆腐,就这等人渣,必须杀而后快。”杨青青心头怒火丛生。

让她郁闷的是,这货也不知道使了啥法子,在她腰上一点,她顿时只觉全身的气力被抽空了一般,拿手的擒拿绝技,完全使不出来,只能任这坏蛋采撷了。

“快,还愣着干嘛,拿住他!”边上的警员回过神来,蜂拥而上,牢牢的把秦羿扣在了地上。

秦羿微微一笑,也不反抗,任由警员们把他拷在了椅子上。

“臭流氓!”杨青青缓过劲来,眼眶一红,恨恨的奔向秦羿就是几记粉拳,打的他身子佝偻成一团,这才解气。

要不是穿着这身制服,她真想一枪崩了这该死的混蛋,夺走了自己的初吻不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吃她豆腐,这要传出去她颜面何存?

“今天的事,谁要敢乱嚼舌头,我灭谁的口。”杨青青冷冷的扫视了众警员一圈,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是,杨队!”众人浑身一寒,连忙应诺。

“吁,杨队今儿是咋了?居然栽在了这小子的手上?”杨青青一走,立即有警员憋不住笑,偷乐了起来。

“谁知道呢,也许咱们杨队动春心了呢,人家可是副县长公子。”

……

几个警员关好审讯室大门,有说有笑的走了出去。

审讯室里,死一般的安静。

“吁!”秦羿长长的松了口气,慢慢的挺直了佝偻的身子,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微笑。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他回来了,从地狱重生回到了上一世无知、叛逆的17岁。

上一世他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家公子,整日花天酒地。

直到他遇到了燕京林家大小姐林梦栀,两人双双坠入了爱河之中。

然而,这段爱情终究化为了一出可笑的悲剧。

林梦栀早与京城燕家的燕东阳有婚约在身,作为名门望族,燕东阳绝不允许有人夺走自己的心头所爱,未来的妻子。

于是燕家疯狂的从政商两界,向秦家发动了残酷的打压。

秦家几乎是一夜倾塌,母亲锒铛入狱,父亲的公司倒闭,连带着秦羿的朋友、亲人全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父母多年来的打拼毁之一炬,终是郁郁而亡!

小栀在燕东阳逼婚之日,跳楼殉情。

而那个无能至极的自己,最后心一横,为了报血海深仇,身缚炸药包,妄图与燕东阳同归于尽,却被他身边的保镖,一掌击飞。

自己落了个粉身碎骨不说,连带着害死了许多无辜之人。

“想来也是可笑,若无当日的匹夫之勇,我又岂能有今日的涅槃重生?”

秦羿哂然一笑,记忆回到了那万年的地狱苦修之中!

“万恶终有报!”

秦羿死后,魂魄幽幽然被轮回隧道卷入了第十八层地狱。

地狱之中,厉鬼、夜叉、修罗、阴兽遍地,弱肉强食,皆以强者为尊。

在这片没有法度的寂灭之地,掌控空间秩序的,是实力最强的鬼王、与地狱远古宗门!

各大派系之间无休止的杀伐攻掠,地狱烽烟四起,每天都有无数厉鬼在地狱战场灰飞烟灭。

秦羿深知自己并非良善之人,但那燕东阳何尝不是作恶多端,一想到满门的血海深仇未报,自己却再无翻生之日,他心中万般不甘。

为了保住鬼身,留有一线生机!秦羿拜在了北方鬼帅大修罗帐下,成为了一名默默无闻的鬼兵。

一次偶然在战场上意外得到了上古鬼王传承,从而迅速崛起,最后取代大修罗成为名震地狱的北方鬼帅,称霸一方,傲视群雄。

然而,地狱万年的征战并没有磨灭他内心复仇的火焰。

秦羿根据上古鬼王留下的笔记,在地狱与天界交接涅境险地,找到了来自上古的三界石。

最后,他强行破开地狱虚空,凭借着绝世修为,历经千辛万苦,一层层的越过地狱。闯火山,渡血海,找到那轮回隧道的入口,最后在灵石护体下,顶着轮回隧道的风雷天劫,逆天溯渡。

然而由于三界石损耗严重,他没能回到上一世临死一刻的自己,反倒是虚空逆流,回到了叛逆的18岁。

“吁!天劫果然霸道,我万年不死鬼修在轮回隧道中毁于一旦,三界石更是破碎成烟,如今只能是从头修起了。”秦羿神识内放,丹田早已干涸,只有游丝一般的几缕真气。

此刻,他怕是连帐下最普通的鬼兵都不如,与这地球万千凡人,毫无二致。

要不然,杨青青区区几拳,又岂能打的他肚子抽筋呢?

报仇,一时间只怕是难了。

“也罢,我在十八层地狱之中贵为一方诸侯,已是无趣至极,若是再举手倾覆天下,重生又有何意义?”

“还有八年时间,碾压区区燕家,足够了!”秦羿脸上扬起一丝傲气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气馁。

旋即,他的脸色阴冷了下来,弥漫着浓郁的杀气。

“燕东阳、燕家,上一世的血海深仇,这一世我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让燕家在华夏除名!”

“对了,还有云海市的那个出卖我的贱人!”

“还有那个栽赃我母亲受贿,使用肮脏手段帮助燕家搞垮我父亲公司的帮凶,段大少爷!”

“所有伤害我的人,从今天起,我将成为你们的噩梦!嘿嘿!”

浮云苍狗,上一世,我只是你们眼中微不足道的蚂蚁罢了,而这一世,你们将在我的脚下匍匐战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