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鬼王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第2466章 谁才是真正的至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2466章 谁才是真正的至尊

    在东州呆了一阵后,秦继回到了石京。

    在秦公馆的后山竹林,天邪盘腿坐在磐石上闭目养神,原本青翠的山林,因为这个老魔头的到来而变的阴郁昏沉,树木的灵气随着被天邪吸附,如冬日枯林,变的干秃了起来。

    “天邪,秦侯确实回来了。”秦继铁青着脸走了过来,忿然道。

    “你杀了老鬼,去跪地求饶了?”天邪闭着眼冷笑问道。

    “没错,只有这么做,我才能活到跟秦贼决战之时。”秦继没有否认。

    “够狠、够毒,我没看错你。”

    “你见到秦侯了,他的修为如何?”

    天邪发出干涩的声音。

    “深不可测,至少以我的修为,无法探测其虚实。”秦继如实道。

    “有点意思,燕九天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了,不过在这之前,今晚我要去一趟昆仑山。”

    “我要做最后的准备,只有这样才能拥有绝对的力量去对付秦侯。”

    天邪道。

    “你最多只有三天的时间,没有比在祭祖的时候当着天下人的面除掉秦侯,更能耀眼的事了。”

    “这是你我最佳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秦继提醒道。

    “放心,我绝不会错过这场好戏。”

    天邪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秦侯冠绝天下,当年天邪与燕九天交手的时候,打了三天三夜最后惨败,不得不逃到了南洋。

    而秦侯能在多年后,击败修为压制孙天罡级别的燕九天,其境界可想而知。

    更别提秦侯地狱归来,怕是已经突破了秘境期。

    天邪一心想挑战秦侯,是因为他还有一把杀手锏没有用,那是乾道宗开山祖师爷留下的禁典。

    之所以是禁典,是因为这门神通太过逆天,完全影响了当时武道界的平衡。

    同时怕后人贪婪,祖师爷将这门禁典封存在昆仑山的禁地。

    天邪活了数百年,被燕九天驱逐后,他一直在冥思苦想祖师爷留下的训示,从中摸索痕迹,而如今他已经悟出了名目,是时候让这部禁典重现天日了。

    “那我就等先生归来。”

    秦继豪气道。

    见到天邪这么有底气,秦继再次燃起了信心,一切罪魁祸首就是秦侯,只要秦侯灭了,这天下依然是他的。

    ……

    昆仑山禁地。

    在护山神兽发出了几声哀鸣,倒在了血泊中后,一道人影闪进了乾坤洞。

    “哈哈,三百年了,我终于找到了祖师爷留下的禁典。”

    天邪一把打碎了开山祖师的法身,祖师爷成了一地的碎渣,他拾起碎渣中一颗透明的舍利,仰天狂笑了起来。

    天邪默运乾坤道气注入舍利之中,但见舍利幽光大作,一幅幅行功图与注释浮现在虚空中,天邪扫了一遍,狠狠的捏碎了舍利,继而盘腿而坐,不断的修习神通。

    这门神通名叫噬元大法,能吞噬他人的元气化为己用,但存在巨大的缺陷,不同元气的融合很可能会导致走火入魔。

    但天邪压根儿不在意,他本身早已成魔,成邪。

    对于邪魔来说,这门神通就是天生为他量身打造的。

    “吁!”

    “万幸我早已杀生成魔,只是一日的功夫便已经修炼到了六重境界。”

    “不过,六重境界也足够我纵横天下了,如果融合了昆仑三圣的神通,集天下最强修为于一体,秦侯便只有待死的份。”

    天邪睁开血红的眸子,冷笑了起来。

    孙天罡正在盘腿清修,骤然间心神一阵不宁。

    要知道他的道心早已踏入了波澜不惊的地步,为何突然会有这种古怪的异觉?

    正疑惑,但听到孙无忌快步走进了丹室,惊惶道:“父亲,昆仑山出现了大变故,就在昨夜,圣斋与武德宗的两位宗主突然遭到凶人残杀,现在两宗的代表正在大厅急着见你呢。”

    “什么?”

    孙天罡大惊。

    要知道圣斋宗主可是三生之一,修为达到了秘境初期,而武德宗则是原来武神宗重改之后的宗门,宗主也达到了大武尊的修为,这两宗之首居然一夜之间被人给挑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这可是昆仑山,武道圣地啊。

    “我去大厅见他们!”

    孙天罡起身就走。

    到了大厅,纪萱然与另一个弟子正双目通红,见了他,纪萱然泣然道:“孙师伯,我师父被奸人所害,还请你主持公道啊。”

    纪萱然的修为在地狱虽然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但也是有限的,就算是回到凡间,也就略微比孙无忌强上一些,还远远无法与孙天罡相提并论。

    昨日师门遇袭,师父怕她受到连累,独自引开了邪人,待找到师父时,已是一具尸体。

    “两位师侄放心,我一定会主持公道。”

    孙天罡道。

    纪萱然是秦侯带回来的,这说明了秦侯已经归来,孙天罡绝不能让秦羿失望,若是连昆仑山都守不住,他这个至尊也太窝囊了。

    待纪萱然等人退去后,孙天罡亲自去了趟后山禁地,当看到祖师爷法身被毁后,他便知道除了天邪,无人知道此处。于是连夜召孙无忌进了密室道:“无忌,你率弟子今晚在地下静候,我独自会会这个邪人。”

    “父尊,我们有山门大阵,为何不用?”

    孙无忌不解道。

    “没用的,这个人我大概知道是谁,咱们的大阵他一清二楚,拦不住的。”

    “不管为父是生是死,日后自有秦侯主持公道,你们要做的就是活下来。”

    孙天罡交代道。

    “父尊!”孙无忌心中涌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从来没见父亲这么悲观过,哪怕是当年秦侯上山,即将失去至尊之位,父尊也未曾这般惶恐,直接交代了后事。

    “去吧。”

    孙天罡交代完,待弟子们全部清场后,他独自盘腿坐在山门口,静待那人的到来。

    月挂中天,山前的台阶陡然扭曲了起来,如同有一层朦胧的雾气遮掩,变的虚虚实实,一道鬼魅般的人影,沿着台阶一闪一闪缓缓到了乾道宗山门口。

    “天罡,咱们有一百多年没见了吧。”

    天邪无脸的面皮内发出阴笑声。

    他纵览山门,心中亦是感慨不已,当年他修炼邪功被逐出师门,此后便再没有踏入此地一步,如今重回故土,却是以敌人身份。

    “天邪,你收手吧,哪怕是你得到了禁典,如今秦侯归来,这天下也已经无你的容身之地。”孙天罡平静道。

    “孙天罡,你好歹也是乾道宗的宗主,左一个秦侯,右一个秦侯,甘当做狗,你羞不羞。”

    天邪负手笑问。

    “噬元大法,对自身不利,乃是当年祖师爷从地狱中一流亡恶鬼所得,乃是大伤天和之物,所以祖师爷才不惜将此法封禁于舍利中,就是想以绝世人。”

    “你要是识趣的,毁掉邪功,于后山虔心悔过,或许可得一条生路。”

    孙天罡道。

    “虔心悔过,哈哈,孙天罡,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厉害。”

    天邪狂笑道。

    当年,他不敢回宗门争夺掌教之位,正是对孙天罡有所畏惧,但如今不同了,他已经集合两大高手的全部修为,再加上本身之力,就算是燕九天再生,也绝非他的对手。

    嗖嗖!

    孙天罡凝重以待,九九八十一把金剑悬空化成八卦,往天邪印了过去。

    “雕虫小技,在绝对力量面前,只有献丑的份。”

    天邪大叫,没有多余的花招只是一掌劈了过去。

    漫天的灰黄邪气化作一道利爪,只是一下就将八卦剑阵撕成了粉碎。

    “吃我一招,无法无天!”

    天邪怒吼,沉浸多年的天邪神功瞬间爆发。

    天邪神功是他根据乾道宗最顶级的乾道神功融合南洋数国数十种顶级邪功融合而成,天邪能成为邪派第一人,自成一家,绝非虚名。

    但见漫天黄沙,狂风巨浪般卷向孙天罡。

    孙天罡连忙变法,使出一道金刚山符印挡在身前,金刚不动如山,无坚可破。

    砰砰!

    一连串的巨响后,坚硬无匹的金刚山如同玻璃碎片一般,瞬间瓦解。

    镇!

    孙天罡眼看抵挡无力,心中暗骇,天邪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比起当年秦侯前往地狱时,仍要强上两分。

    他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他唯有祭出护身的本命法器,一口飞剑护在了身前。

    天邪神通不老,又是竖起一指,虚空一道巨拳狠狠砸了下来。

    砰!

    这一拳下来,山门大殿应声而塌。

    孙天罡道袍碎裂,道法尽毁,吐血而飞。

    “瞧瞧,孙天罡,你连我一招都受不起,怎么,你还觉的你那个狗主子是我的对手吗?”

    天邪看着地上吐血不止的孙天罡,仿佛他只是一条死狗。

    “天邪,你不会得逞的,杀了我。”

    孙天罡瞠目怒道。

    “我不会杀了你,我要你亲眼看着明日我是如何杀掉你的狗主子,然后成为天下至尊的。”

    “不过现在我需要借你一样东西,你的修为我要了。”

    “噬元大法。”

    天邪五指一张扣在了孙天罡的天灵。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孙天罡的两百多年修为就全部化为了乌有,被天邪吸了个干干净净。

    孙天罡是武道界第一人,修为何其精深、精纯,天邪瞬间只觉体内的元气爆棚,无穷无尽,当即扣住孙天罡,往后山掠了过去。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将三圣的修为转化为可用的邪功,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对他来说,并非难事。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