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征服者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


四四节 奇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四节 奇人

    干练精瘦的男子安稳地坐在马上,并没有因为杰森的暴燥而感到意外。

    围观的人们看到事件的走向趋于暴力,纷纷向后散开了去。之前就到铁匠铺闹事的几个匪气甚重的壮汉心中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杰森的实力,于是也不敢逞强,跳下马来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却不敢有任何上前挑衅的举动。

    “如果强大的实力不受到约束,能够成为个人肆意妄为的依仗,那么你与异位面的恶魔又有何区别?”干练的男子还是不为杰森的话语所动,仍然喋喋不休地劝导着。

    “少废话!只有儒夫才一味地耍着嘴皮子!”杰森终于忍受不住干练男子的傲慢,提戟奔袭过去。

    “呯!呯!”两声空气的爆裂声响起,两团透明的气团瞬间随着干练男子的出拳凌空击出。虽然气团是透明的,但是其因为空气的扭曲产生的轮廓却分明地呈现在人们眼前。

    杰森见状,不以为意,仗着自己蛮横的斗气和厚重的铠甲想要硬扛着对手的攻击继续前行。结果在围观众人的惊呼声中,杰森那高大的身躯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刚与气团稍一接触,就飘飞了出去。

    包裹在黑铁铠甲中的沉重身躯撞坏了铁匠铺门前围成的简陋栅栏,并继续划出一道直线撞击在了冷却铁器用的水槽上才勉强停了下来。

    这一次,轮到杰森惊愕不已。

    “这是什么鬼把戏?冲击力这么强?”杰森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他收起了黄金三叉戟,一柄钢制短枪出现在了手中,随后只听见杰森一声暴喝,短枪包裹着炽热的神圣斗气呼啸而出。

    干练男子眉心凝重,同样口中一阵嘟噜,就在战枪堪堪快袭入他胸膛的时候,拳芒霹雳捣出。“吱嘎”声中,精钢制成的短枪居然一个悲鸣,翻滚着倒射而出,带着阵阵颤音跌落在四五米开外的地方。

    “好!”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呼喊了一声,居然有人鼓起掌来。

    落溪镇上的子民向来朴实善良,当他们见到杰森气势汹汹地掷出战枪时,纷纷都为干练的男子担心起来。要是这柄战枪真的将这名男子透体洞穿而过,这个唠唠叨叨的男子怕是要毙命于当场。虽然围观的子民对霍恩男爵这个败家子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还不至于想要他们丧命的程度。

    杰森也突然意识到这种用暴力的手段解决矛盾不是上策,如果在自己的乡土上给自己同样落下个暴徒的名声,还真的不利于以后的游说工作。于是他收敛住了气息,缓缓来到干练男子的坐骑前。

    “没想到阁下还有如此高超的手段,我很是佩服。不如我们借此交流一番,共同探讨进步。男爵大人的马匹钱,我照单全收了。但是在此也建议男爵大人以后还是要善待所辖的子民,如若再让我知道有类似于贝克大叔的事情发生,那就不是今日这般好讲话了。”杰森摘下了覆面式的头盔,转身对着霍恩说到。

    干练男子见杰森态度急转,心中也拿捏不准他的用意。只是出于礼貌,也将包裹在身上的长袍整理了一番,然后将风雪帽取下,跃下马来。

    此时杰森才细致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子,约摸四十岁左右,身材短小也就一米七不到。皮肤粗糙,身体瘦弱,光着个脑袋上面还铭印着各种深蓝色的奇怪符文,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瞬间激发出如此强大力量的武者。

    “贝克大叔,去请屠夫奥多大叔来一下吧,将这匹马宰了,一会儿大家就在您的后院里分享烤马肉了。其它的四匹马还麻烦霍恩大人派人送到孤儿院去,我回头会去取的。我现在身上带的钱不多,这一袋金币大概只有两三百枚。如果霍恩大人不嫌弃,我这有一颗来自无尽之洋的多彩珍珠,一并抵偿给大人作为这次的赌资。如果大人非得要金币的话,回头等我见到了碧昂斯祖母,再结算给你也行。”杰森一手举着一袋子金币,一手握着一颗光晕奕奕的珍珠,淡淡地说到。

    霍恩见状原本还有些不依不饶,结果在干练男子的示意下,也只好认同了杰森的说法。毕竟这次赌约赢来的这么多金币和珍珠,至少够他买上十匹血统纯正的高地战马了。

    “那么贝克大叔,我就先回孤儿院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孤儿院找我。我这次回来会呆上好几天,改天我忙完自己的事情再跟大伙儿痛饮畅聊。”杰森见霍恩与自己妥协,也不再多言,与铁匠贝克交待了一句,就和霍恩一行人往孤儿院赶去。

    落溪镇孤儿院不算太大,但是比起镇上的其它建筑还是要宏伟一些。毕竟,长期保持两三百名孤儿的收容程度,与许多小型的冒险者工会人口都相当了。

    霍恩与杰森一行人赶到孤儿院之后,除了那名干练男子以外,都将马匹牵入马厩之后匆匆离去。霍恩虽然是老镇长的儿子,但是从小到大也没少挨孤儿院这位碧昂斯祖母的骂。因为随着老镇长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部分时候,碧昂斯祖母除了管理孤儿院的事务外,还要替老镇长负责一些落溪镇上的日常事务。这样,碧昂斯行事风格就决定了将霍恩视作孤儿院的孩子一样,稍有不对就是一顿训斥。

    杰森回到孤儿院之后,并没有急着去见碧昂斯祖母,而是径直来到了餐厅,与那名精瘦干练的男子共进午餐。

    餐厅里人潮涌动,除了年纪稍大的一些孩子出去帮镇上的农户干一些农活之外,其余大部分孩子都会在用餐的时间回到孤儿院的餐厅中来解决温饱。负责供餐的是一位被所有孤儿亲切的称呼为“摩登姑姑”的中年妇女,她像长辈一样亲切地关怀着所有孩子们的身体成长。

    杰森这次回到孤儿院,摩登姑姑也相当高兴,不仅为他准备了丰盛的午餐,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小型的包间供他们进餐,以免被小孩子的吵闹所打扰。

    实际上,在所有的孤儿院中都会有这样的小型包间存在,是专门提供给那些做慈善的贵族老爷小姐的。当他们为孤儿院的孩子们带来了过冬的棉衣或盛夏的蚊帐等生活物资时,孤儿院就会在这些小包间中盛情的款待他们,让他们品尝由孩子们亲手采摘下来的瓜果和蔬菜。

    “我叫杰森,从小就是生长在这个孤儿院当中。还不知道阁下的姓名,刚才所见阁下的力量构成形式相当的特别,于是冒昧地将您留了下来,还望大人不吝赐教!”杰森也不绕圈子,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必需分秒必争。

    “列夫·托尔斯泰,我是一名流浪苦修。旅行、修炼,这就是我生命中的全部。”瘦弱男子很平淡地说到。

    “流浪苦修!?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职业。这个与我们所理解的冒险者有些相似吧。既然你说旅行是你的生命,为何与霍恩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纠缠在了一起呢?”杰森有些搞不明白,一个苦修,一个纨绔怎么会有交集。

    “有什么好奇怪的么?因为我没有钱!我旅行靠的是双脚,填饱肚子是靠乞讨。霍恩给了我一些资助,我就适当地回馈他一些,公平合理。”托尔斯泰一边继续平静地说着,一边端过桌上的食物吃喝起来。

    杰森对眼前这个家伙给出的答案诧异无比,可是看他瘦弱黝黑的身体,似乎又不像在说假话:“那么请问你修习的是哪一种力量呢?或是你修习的方式有什么独特之处?”

    “独特?不知道你所谓的独特是什么意思?或许在我眼中,你修习的力量构成才更为独特呢!我修习的力量是在我少年的时候得到的一块石板,虽然我至今都没有完全弄明白石板上所要表达的一切。但是我总结出了一点,就是‘秩序’!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在一定的规则秩序下运行着,我们只需要将一些看似混沌杂乱的力量按某种秩序重新排列起来,就能获得不可思议的效果。所以我将自己修习的力量称之为‘秩序之力’,而我的旅程就是为了寻找到这种力量的另一个极端‘混沌之力’。我想,在我将这两种力量都理解透彻之后,也许我能够突破这个世界力量的极限。”托尔斯泰一边卖力地对付着桌上的美食,一边说出了一些令杰森震憾无比的话,这种粗俗的行为与奇妙的思想形成了令杰森为之愕然的错觉。

    “秩序?就像你刚才那样?”杰森挥了挥拳头。

    “呃,或许是吧!我也不太清楚!一般情况下,你朝我挥动一下拳头,是能带动拳头周围的气体的,我能感觉到一阵风迎面吹来。但是如果你将拳头四周的空气按某种新的秩序排列在一起,比如压缩在极小的空间范围内,再让他以极高的速度移动。那么我就会像你刚才那样……”托尔斯泰好不容易腾出一根油腻的手指,在杰森眼前划出一连窜抛飞的弧线。

    “气系魔法?”杰森有些糊涂。

    “应该不算是魔法吧,这个可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空气魔法是以魔法元素为基础按一定秩序排列起来,但是我这个秩序之力是针对的规则嘛。至于是以什么力量为基础,就不重要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混乱之力重新排序。嘿嘿!要么让它们规矩一点,要么被它们搞得更疯狂。这难道不是非常刺激的一次冒险行为吗?”。托尔斯泰有些得意自己的想法。

    “混乱之力?混乱之力!”听着听着,杰森终于注意到了这位流浪苦修之士追求的重点。他惊愕地发现,似乎在不久之前,面对凛寒之碑的守护者安妮时,魔蝎大帝底比斯提到过这种力量。而且,还强调说自己身上就具备这种力量。

    一个奇妙的世界在杰森眼前展露了冰山一角,听着托尔斯泰的意思,对这两种力量的理解是通往这个世界力量巅峰的必经之路。

    “你说的那块石板,能让我看看么?”杰森期待地望着满脸食物残渣的托尔斯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